重庆日报网 > 重庆 > 正文
张银山烈士忠骨终于启程“回家”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7-10 03:39:24 | 编辑:周游

  原标题:

  河北籍烈士张银山酉阳剿匪牺牲,时隔68年,亲属找到遗骨——

  “哥哥,你终于可以回家了”

  文/图 本报通讯员 李胜成

  酉阳县人武部官兵将张银山烈士遗骸交给亲属。

  张彦朝冒雨清理张银山烈士坟墓里的遗骨、遗物。

  烈士残碑下段。

  烈士残碑上段。

  青山垂泪,酉水呜咽。

  7月6日上午10时,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酉酬镇溪口村任家坝,大雨如注,一场庄严肃穆的烈士遗骸送别仪式在此举行。

  当烈士亲属张彦朝从该县人武部官兵手中,郑重地接过覆盖着鲜艳五星红旗的骨龛盒时,悲喜交加,滂沱的泪水夺眶而出,混杂着雨水,顺颊而下。

  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埋葬了68年的张银山烈士忠骨终于启程“回家”了!

  亲人寻找多年未果

  张银山烈士是河北省武安市西石门村人,生于1918年3月18日,1942年在山西省闻喜县石门乡参加八路军,隶属太岳军区。1947年在刘邓大军二野三纵八旅二十三团某营任排长,中共党员,曾参加过抗日战争,也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作战英勇顽强。

  1949年,渡江战役胜利后,他随军南下,入川参加酉阳剿匪战斗。1950年5月,在川东酉阳五区里任家坝(今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酉酬镇溪口村12组)剿匪战斗中英勇牺牲,时年32岁。

  张银山牺牲后,他的同乡战友将其牺牲的噩耗带回家乡,并告知其家人,烈士遗骸就埋葬在他牺牲处的一棵大树旁。

  找到儿子长眠的地方,一直是张银山父母的心愿。但直到二老去世,也未如愿。老人临终前嘱咐二儿子张玉山:一定要找到你哥哥的遗骸,让他尽早魂归故里。

  多年寻亲未果,张玉山步入老年后,将寻找哥哥遗骸的重担交给了儿子张彦朝。从2000年开始,张彦朝着手收集相关资料,开启了他的寻亲之旅。

  张彦朝也曾是一名军人,1984年入伍,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据张彦朝介绍,抗日战争爆发后,张银山随家人逃难到山西,并在当地参军抗日,随即与家人断了联系。新中国成立后,张银山的家人返回武安老家定居,其战友带回了张银山剿匪牺牲的消息。

  在张家人印象中,张银山牺牲地为“四川省油阳县忧臭镇”,然而随着重庆直辖,张银山牺牲地从以前的四川省酉阳县五区里任家坝变更为如今的重庆市酉阳县酉酬镇溪口村。同音不同字的模糊地名给张家人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再加上当年受条件限制,寄往四川、重庆的信函如泥牛沉海,一直没有回音。随着时间推移,张家人寻亲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寻亲路上迷雾重重

  未曾想,之前一封由河北省武安市民政部门寄往酉阳县寻找解放战争牺牲烈士的公函,有了反馈。里面提到了剿匪战斗牺牲人员中有一名烈士叫“张银仙”,埋葬地不详。

  这让张家人眼前一亮,难道“张银仙”就是“张银山”?

  今年3月的一天,酉阳县民政局优抚科干部谢俐娟接到了市民政局电话,称有烈士亲属在寻找烈士遗骸。电话那头传来了北方口音:“你是‘油阳县’民政局吗?是不是有个‘忧臭镇’?据说我大伯张银山入川剿匪牺牲后可能埋在‘忧臭’的,麻烦你们帮我们查一查。”前来重庆寻亲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彦朝。

  对于烈士亲属寻找烈士遗骨的事,酉阳县民政局十分重视。他们立即组织工作人员查阅相关资料,在该县烈士档案上,查到了一名叫“张银仙”的人。

  同时,张彦朝也在相关档案里找到了这样一则信息:张银山,男,矿山镇西石门村人,一九四七年参军,排长,牺牲于四川省酉阳县。

  “石门村人”“一九四七年参军,排长”“牺牲于四川省酉阳县”“四川省油阳县忧臭镇”“埋葬在他牺牲处的一棵大树旁”……

  张彦朝通过这些信息比对,认定大伯一定牺牲在酉阳。

  “张银仙”可能就是“张银山”。

  今年4月10日,张彦朝和河北省武安市矿山镇民政局工作人员常彦周奔赴千里之外的酉酬镇,该镇民政办主任李勇随即陪同他们进一步寻找烈士遗骸。

  当日下午,李勇与张彦朝一行向多名当地老人打听相关情况。据一位老人介绍,酉酬镇有两座烈士墓,其中一座埋葬着一位在剿匪战斗中牺牲的排长。

  老人回忆,1950年5月的某一天,这位排长从村里开完会后,回连队的途中与藏在山洞里的土匪发生了遭遇战,因寡不敌众,不幸壮烈牺牲。第二天,当地政府在村民处购买了一副上好的柏木棺材,将他葬于任家坝寨子后的一棵老柏树下。1954年7月30日,酉阳县人民政府在墓前立碑纪念。由于不知牺牲的究竟是谁,因此墓碑上没有刻下名字。从此,这位无名英雄就长眠在此。

  根据当地老人描述,以及张银山回乡战友的叙述,寻亲组一行认为,这座烈士墓与他们所知张银山烈士埋葬的情况基本相符。

  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李勇与张彦朝一行随即前往瞻仰了两座烈士墓。在其中一座烈士墓前,张彦朝清理了杂草丛生的坟头,露出了一块墓碑,上面写着“剿匪牺牲烈士之墓”;落款为“酉阳县人民政府立 公元一九五四年七月三十日”;题头有“祭于一九五零年五月在五区里”字样。

  但碑上没有刻“张银山”或“张银仙”烈士的名字,究竟是不是所寻烈士遗骸?

  4月11日,经酉阳县民政局批准,张彦朝一行从烈士墓中取出了1根大腿骨和3颗牙齿,送往重庆华溯生物工程技术信息咨询公司与张彦朝的DNA进行比对。

  4月20日,鉴定结果显示,烈士骸骨与张彦朝的DNA相似度极高。经专家鉴定,任家坝所葬烈士就是张家人苦苦寻找了68年的张银山。

  张彦朝闻讯,欣喜万分。

  5月7日,张彦朝带着89岁的父亲张玉山,立即赶赴酉阳,对接亲人遗骸迁回老家埋葬事宜。

  烈士忠魂终归故里

  7月6日,剿匪烈士张银山魂归故里遗骸迁葬送别仪式正式举行。

  面对亲人墓茔,张玉山老泪纵横,声泪俱下:“哥哥,你终于可以回家了!”

  张彦朝等人,扑通一下跪在张银山墓前,泪流满面。

  张彦朝刨开坟头上的杂草和树根,打开棺木,小心翼翼地拾起亲人的遗骨和遗物,轻轻地放入骨龛盒内。

  随后,酉阳县人武部官兵将一面崭新的国旗覆盖在烈士遗骸上,几名少先队员手捧鲜花,庄重地走向摆放着烈士遗骸的桌前,深深地三鞠躬,为烈士献上了鲜花;当地干部群众也为烈士献上了鲜花和花圈。

  在简短的仪式后,两名酉阳县人武部官兵庄严地捧起骨龛盒,郑重地将张银山烈士遗骸交到其亲属手中。闻讯前来参加烈士遗骸送别仪式的群众无不动容。

  “酉阳是一片红色的土地,没有烈士们鲜血的浸染,就没有如今的繁荣昌盛;没有先辈们英勇顽强的奋斗,就没有新中国的诞生……”主持送别仪式的李勇满含热泪,“今天,烈士遗骸终于回乡了,这是烈士亲属68年来的愿望,也是酉阳人民的愿望!”

  “大伯的遗骸终于返乡了,我完成了爷爷奶奶的遗愿,他们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了!”张彦朝手捧伯父遗骸,脚步沉稳。

  他表示,将尽快把伯父张银山烈士遗骸迁葬于河北省武安市上焦寺烈士陵园,以教育后人传承先烈不懈奋斗、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溪口村口,当地干部群众和人武部官兵含泪伫立在雨雾中,目送载着烈士遗骸的小车渐渐远去……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