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报网 > > 正文
大足:走失41年 民警送八旬老人回家
来源:大足报
时间: 2018-05-21 09:03:23 | 编辑:李振兵

整整41年!5月14日,当年过八旬,满头白发的老田在亲友的簇拥下,走进四川省江安县水清镇土桥村的弟弟家时,两人不禁老泪纵横,紧紧相拥。从此,这位因精神疾病走失,被亲人误以为去世已久的老人终于结束了长达41年的流浪生活。

走失41年 民警送八旬老人回家

4月25日晚上9点多,天下着雨,一位流浪老人摸进了高升镇一村民家中的猪圈。高升派出所民警接到群众的电话后,将他接到了派出所。

身材瘦弱的老人满头白发,衣衫褴褛。“他是谁,家在哪儿……”为送老人回家,给他寻找亲人,接下来的19天时间,民警通过老人提供的零星信息,一个一个查,一个一个问,最终帮老人寻到了家。

老人雨夜睡猪圈

4月25日晚上9时许,高升派出所接到辖区群众报警称,有一名流浪老人睡在他家猪圈里,派出所所长何杨军立即处警到达现场。

“报警群众听到猪儿在叫,以为有人偷猪,后来发现是个老人。”何杨军说,老人衣衫褴褛,头发花白,胡子和指甲都很长,指甲缝里全是黑色的污垢,手里拿着两根竹棍,背着一个背篼,里面全是烂衣服。一掀开,阵阵酸臭味扑鼻而来。

何杨军几番尝试沟通,但操着川渝口音的老人说话始终含糊不清,当被问到“来自何地”和“自己名字”时,勉强能说出“四方碑”和“田大虎”等。

当天天色较晚,下雨天气温较低,何杨军担心老人出意外,便连哄带骗地将他带回了派出所。

回到所里,何杨军又马不停蹄地在全国公安信息网上进行查询,结果没有查到关于老人的任何信息。之后又通过“四方碑”联系了安岳县、荣昌区、铁山镇等地的派出所,均不认识老人。

最后,民警又通过人像识别器进行比对,依然无法匹配到任何信息。

一时间,老人身份成谜,送他回家也成了难题。

核实身份成难点

就在帮老人寻亲陷入僵局的时候,刑侦出生的何杨军通过回忆,想起了老人的一个细节。

“他来到派出所后,就从衣服内兜里掏出一个白色口袋,从里面拿出两元钱,往民警手里塞,接着就想走。”何杨军分析,老人穿着破旧,对警察有些抗拒,可能在外流浪了很多年,会不会他的亲人以为他去世,便将他的户口注销了?“如果户口被注销了,要想核实,找到老人的家,那无疑是大海捞针。”

无法确认老人信息,何杨军暂时将老人送到了大足救助站。当天晚上,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就给老人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

随后几天,何杨军通过老人之前提供的零散信息,通过最笨拙的方式,一 一核实。

老人曾自称是四川江安县水清镇太平村的人,何杨军便通过救助站与四川江安县的民政部门取得了联系,得知太平村已经撤乡并镇,现在叫“土桥村”。

接着,何杨军又把老人的照片通过微信发给了土桥村的村支部书记肖某。肖书记拿着手机,来到村民田大友(化名)的家中,田大友一眼就认出,照片中的老人,就是他失散了41年的大哥——田大虎。

流浪41年终回家

得知大哥尚在人间,60多岁的田大友惊讶不已。

田大虎还活着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这个小乡村。田大友说,田大虎是大哥,上世纪60年代,父母去世后,哥哥就出现精神问题,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女,1977年离家外出后,就一直杳无音讯。寻找多年未果,大家就淡忘了。“后来,派出所开始进行人口清查,需要更换二代身份证,我们觉得大哥多半已经去世,便注销了他的户口。”

户口没有了,老家的房子也没有了。其他四个兄弟各自有了家庭,经济也不宽裕,田大友说,他现在都还在工地上打零工,养活自己。

关于老人回家的安处,何杨军与肖书记商量,先给老人恢复户口,然后再申请五保户,这样每个月就有近千元的生活补贴,基本生活有了保障。

如今,田大虎暂时住在了田大友家。每隔几天,何杨军就会给田大友打电话,询问田大虎的近况。何杨军说:“只有等老人户口恢复了,五保户评上了,心里悬着的石头才落地。”本报记者张玮通讯员梁东升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