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滚动|
  • 时政|
  • 区县|
  • 报料|
  • 文体|
  • 时事|
  • 大数据|
  • 重庆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记者|
  • 重庆日报网 > > 正文
    “英雄机长”是九龙坡陶家镇人 性格冷静很稳得起
    来源:重庆日报
    时间: 2018-05-16 08:33:02 | 编辑:肖福燕

      专访“英雄机长”刘传健家人和朋友

      他的性格就是沉着冷静 很稳得起

      5月14日拍摄的发生故障后准备降落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川航3U8633。新华社发

      刘传健

      刘传健年轻时的英姿。

      周邦静 张玉兰 翻拍

      刘传健中学时期和老师同学的合影(红圈处为刘传健)。夏祥洲 周邦静 翻拍

      5月14日,四川航空公司3U8633航班执行重庆-拉萨航班任务,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飞机于当日7∶46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机长刘传健史诗级的备降震撼人心。这一事件很快在网上成为热点,驾驶员在风挡玻璃脱落情况下成功降落刷爆了朋友圈,大家纷纷为“英雄机长”刘传健和机组人员点赞。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英雄机长”是重庆九龙坡区人。昨日,记者采访到机长刘传健在重庆的家人和朋友,一起来看看家人和朋友眼中的“英雄机长”是什么样的。

      妻子很相信他的飞行技术

      “备降成都后我给他打电话。他说很忙。”5月15日下午2点多,邹函在重庆家中接受记者专访时说,直到15日凌晨,丈夫刘传健才有空打电话报平安,确定没有受伤,没让她去成都看望。

      “我没有很担心他。他在部队和川航飞了多年。我很相信他的技术。他性格就是沉着冷静,很稳得起。”邹函说,他飞了很多高原、高高原的航线,到拉萨、稻城、康定等地;且是模拟机教员,肯定做过应急训练。

      刘传健每天都锻炼身体,在小区跑步、快走。“我曾开玩笑说不用去了嘛。他说,那怎么行,飞高高原就是要身体好。”邹函说,这次他算比较幸运,航图显示飞机还在成都附近,如果当时已进入高原可能会更难。

      在邹函眼里,丈夫对工作兢兢业业,摆在第一位的是飞行。她怀孕时,丈夫只陪她做过一次产检,因为正好轮到休息。她想让他调一下班,得到的回答是“计划都排好了,我必须去飞”。

      极少调班的刘传健在2016年调过一次,因为接到父亲病逝的消息。

      夫妻俩的工作都与航空相关。客厅电视旁边摆着两架航模。书柜里也满是刘传健的工作笔记和航空相关书籍,如《边远地区航空运输服务》《世界航空安全与事故分析》,以及电影《萨利机长》原型切斯利·萨伦伯格所著《最高职责》。

      差点接班到水泥厂工作

      昨日上午,记者专访川航机长刘传健的二姐刘传萍。刘传萍说,刘传健是土生土长的九龙坡区陶家镇人,作为土地承包人,村里还有他的少许承包地呢。15日凌晨弟弟给家人报了平安,“没事!都很好。”

      刘传萍说,弟弟第一年考飞没考上,差点接爸爸的班在水泥厂工作。后来高中老师开小灶助他考飞,为他补习文化课,还为他加餐补身体。“他脑子转得快从小就很聪明。”刘传健从小成绩优异,考飞行员第一年没考上,文化课差了一点,一家人都很遗憾。当年爸爸在水泥厂上班,按照政策他可以去接班。想到有个稳定工作,他还去工厂上了2个月左右的班,上班的时候也得到了厂领导的肯定。后来学校说可以复读重考,他高兴极了,就回到学校复习,结果第二年就考上。

      在军校,弟弟常给姐姐、爸妈写信,训练很辛苦,但他觉得很荣幸,立志要翱翔蓝天。弟弟当年的生活补助很少,担心弟弟身体的两姐姐经常给弟弟加餐,太远咋办?已经上班的二姐从自己50元工资中挤出20元给弟弟打牙祭。

      为保证最好飞行状态,作息非常规律

      二姐告诉记者,弟弟从军航转业到民航10多年的时间,在家的时间作息都很有规律,很少外出,回老家时间更少。最近一次回陶家是给爸爸扫墓……早晨祭奠之后,午后就回家,因为第二天要飞早班,他要保证最好的状态,休息是最好的保障手段。“为了最好状态飞行,他说他们同事之间都不想对方连着飞。他是机长嘛,还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二姐说,弟弟很敬重自己的职业,一家人都非常支持。

      弟弟对这份职业的敬重也体现在时间安排上。比如他晚上睡前总会看书让自己平静,第二天如果有飞行任务一般都不在家中过夜,而是提前到集体宿舍,一来可以保证休息好,二来避免上班路上有堵车等意外情况发生。

      在学校的时候,深受老师们的喜爱

      刘传健曾经的高中老师,渝西中学黄老师告诉记者,他当时学习刻苦有钻劲儿,上课很认真。课余时间,刘传健非常活泼好动。在学校的时候,深受老师们的喜爱。

      当年刘传健第一次考飞失败,因为文化课差一点没能上,他和任课老师都觉得很可惜。第二年有机会再考的时候,高中老师还特别给刘传健复习功课开小灶,不仅是学习方面,飞行员在体能方面要求也很高,老师还为他加餐注意饮食,督促他锻炼身体。第二年,刘传健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飞行员,老师们都替他开心,觉得他是这块料。

      “曾经他感谢老师们开小灶补习,现在学校感谢他为学弟学妹们树立了榜样。”英语老师曾红1987年毕业参加工作,刘传健是曾老师的第一届学生。当年招飞文化课除了总分,单科的物理和英语是硬指标,必须达标才行。曾老师说,刘传健其他学科都不错,就是英语基础差一点。复习那年,一开始进步不明显,后来曾老师尝试先教方法,慢慢地他也找到了学英语的规律,英语成绩提高很快。

      为何特别照顾这个学生?曾老师说,因为很多老师都是看着这个孩子长大的,招飞体测这些都过了,大家觉得这么好的苗子如果去水泥厂接班有点可惜,了解到刘传健也有飞天梦后,学校领导为此还去做了他父亲工作。刘传健也很懂感恩,虽然工作很忙,但几乎每年都要回学校看望老师们。

      做事追求极致,曾是班队篮球组织后卫

      刘传健的同学告诉记者,那个时候陶家到处都是农田,同学们经常约着去抓鱼鳅,别的同学一条还没抓到,他已经抓了一小袋。因为他眼疾手快,做事细心,后来考上军校,同学们一点都不意外。

      这次险情传出来后,看到照片后大家发现机长正是他……几十年了还是那么从容和冷静,真的是从小养成的特质,同学们都为他感到骄傲。

      在同学眼里,刘传健是个追求极致的人,做事不仅要做,而且要做到尽可能好。

      老同学李德柱如今是一名警察,他说,自己晨练的习惯算是受刘传健影响。“在学校,他的锻炼坚持得最好,不管晴天还是下雨每天都坚持,我们都向他学习,如今受益啊!”李警官说,刘传健在高中篮球班队是打组织后卫的,他的视野开阔,传球到位,另外班上还有一个体尖同学,班上的篮球在他们俩的带领下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厉害。

      (据重庆晚报、中新社消息)

      重庆某航空公司技术主管为重庆日报独家详解

      “高高原航线”那些事儿

      重庆日报记者 曾立

      从一架西藏高原航线班机上观看到的机舱外景色。(资料图片)新华社发

      一架民航客机飞过雅鲁藏布江上空。(资料图片)新华社发

      “高高原航线”是什么航线?

      哪种飞行员才能当上“高高原航线”的机长,他们会接受什么样的培训?

      5月14日,川航执飞重庆—拉萨航班出现机械故障备降成都事件发生后,一个过去不为大多数人了解的名词——“高高原航线”,以及执飞“高高原航线”的飞行员驾驶技术等话题,受到人们的关注。

      5月15日,重庆日报记者独家采访了重庆某航空公司飞行技术管理部技术主管林先生。作为执飞“高高原航线”的飞行员,同时也是技术主管的他,从专业角度对记者进行了详解。

      上世纪50年代

      拉萨航线被称为“空中禁区”

      什么是“高高原航线”?

      林先生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业内一般将高原机场和高高原机场分别称为“B”类机场和“C”类机场。其中,高原机场指海拔高度1500米以上的机场;高高原机场则是海拔高度2483米或8000英尺以上的机场。执飞这种机场的航线,被称为高原航线和高高原航线。

      “我国的高高原机场主要分别在云贵高原、青藏高原,以及四川和湖北。”林先生说,因为高高原机场运行环境比一般机场复杂得多,所以驾驶难度相较于平原机场也大得多。

      比如西藏的拉萨,曾经被称为“空中禁区”。

      “那时的技术水平飞机没办法在那里降落。直到上世纪50年代,这个‘空中禁区’的神话才被打破。”林先生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高高原航线”之所以飞行难度大,主要是因为高原空气稀薄、含氧量低。“空气密度小,同样重量的飞机,起飞降落的滑跑速度比平原地区快得多,滑跑距离就会变长,如果是没有足够经验和技术的飞行员,就存在飞机冲出跑道的风险。”林先生说。

      同时,在空气稀薄的高原,发动机的推力比平原地区要小,以至于飞机的升力也比平原地区要小得多。所以,执飞“高高原航线”的飞机,一般都要经过改装。除了配备专门适合高原起降的发动机和轮胎等部件,供氧能力也需要符合高原航线的供氧要求。

      除此之外,“高高原航线”一般昼夜温差大,出现降雪、冰雹等极端天气的可能性也更大。加上高高原机场一般位于山区,地形复杂,这些都是造成“高高原航线”驾驶难度大的原因。

      飞行经历800小时以上的机长

      才有资格进行高高原机场的模拟机训练

      什么样的飞行员,才能成为运行“高高原航线”的机长?

      “只有成熟的机长,甚至是机长教员等技术等级较高的飞行员,才能参与高高原航线的运行。所有航空公司都是这样,这是一条铁的纪律。”林先生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对副驾驶而言,必须要有500小时以上飞行经历,而且要在类似昆明等“B”类机场(高原机场)有过飞行经历的飞行员,才能获得参加“高高原航线”副驾驶的培训资格。

      而对机长飞行经历的要求,是800小时以上,才能获得参加“高高原航线”培训的资格。

      培训内容,既有理论知识,包括高高原机场的特性、机场条件、机型特点、突发情况应急处理等;也有模拟真实飞行的模拟机训练。

      “不同的高高原机场,会通过不同的模拟机进行训练,包括滑行、拉升、不同高度飞行、降落、应急情况处置等。”据透露,训练结束后要对其进行考核,只有考核合格者,才能参与航班运行。而且考核合格后,还需要经验丰富的老机长带飞至少10个班次以上。

      “按照规定,飞行员飞完一次高高原航线,要至少休息24个工作小时。”林先生说,所以,“老带新”的时间一般会在半年以上,有的甚至一年以上。

      每次执行飞行任务前

      都要进行身体健康状况监测

      培育一名飞“高高原航线”的成熟机长,不仅时间成本高,为了确保航线安全,航空公司一般还会为“高高原航线”配备双机长运行。

      “平原航线一般只需要一主一副,而高高原航线,则是双主一副,即两名机长一名副驾驶。”林先生称,这样进一步加大了航线的安全系数。

      这家航空公司规定,如果是飞“高高原航线”,从飞机起飞到飞行后半小时,以及飞机落地前半小时内,必须实行双机长操作。副驾驶则坐在观测椅座位上,不实际参与飞行操作,只是进行观测并做好提醒工作。

      而且,为了确保每一个航班的安全,每一名飞行员在执行“高高原航线”飞行任务前,都要进行血压、心跳等身体健康状况的检测。

      “一旦身体状况不好,就有可能出现高原反应或其它身体不适,使飞行员情景意识下降,在关键时刻的处置上,动作反应慢半拍。这都是非常危险的。”林先生称。

      正是有了环环相扣的严格要求,近年来,我国“高高原航线”的飞行保障越来越成熟,旅客可以放心乘坐。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崔力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渝ICP备17015920号